似游戲

忘忧草仙踪林二区防盗门

網絡整理

  這里是民生調查局,見人所未見,調查民生之變。關注你想關注的、你沒關注的,調查你想看的、未看到的。

  “30歲的我開始每天坐輪椅通勤”……最近,“開電動輪椅上下班”的視頻在社交媒體上引發關注。在不少商家眼中,一些年輕顧客正成為輪椅的潛在購買人群。

  這屆年輕人,為何年紀輕輕就盯上了電動輪椅,提前步入了“老年生活”?

  有年輕人用電動輪椅代步

  當下,電動輪椅已經不再是腿腳不便的老年人專屬的代步工具。在一些社交媒體上的視頻顯示,年輕人乘坐電動輪椅頻頻出現在高校、食堂、商場,甚至還成群結隊,在一些道路上“賽輪椅”。

  中新財經注意到,在電商平台上電動輪椅的問答區,不少消費者都對電動輪椅展現出了濃厚的興趣,“年輕人沒病可以買嗎?天天走路有點煩了。”“大學生可以用嗎?”“食堂搶飯用!神器。”“年輕人也可以用,省力出行。”

  有消費者對中新財經記者表示,“給家里老人買了,自己好奇,偶爾也會用一下,況且買了放在家里,怕是早晚要用得上。”還有消費者分享購物心得︰比什麼沙發舒服多了,可行、可坐、可躺,真正符合“人體工學”。

  京東健康數據顯示,僅僅2023年上半年,電動輪椅的成交訂單量增長超過60%。什麼值得買站內數據也顯示,今年“618”期間,電動輪椅品類增長較為明顯,相關商品GMV同比提升44%,其中3000元左右的產品更受消費者青睞。

  記者還注意到,隨著電動輪椅的熱銷,不少企業都盯上了這塊“蛋糕”。

  在電商平台上,除了像魚躍這樣傳統生產醫療器械的品牌外,包括聯想、老牌自行車品牌鳳凰等,都在“跨界”推出電動輪椅。

電商平台上,有關電動輪椅的問答截圖。 入手門檻低、優點多,還能吊打電競座椅?

為何年輕人腿腳方便,卻盯上了電動輪椅?是單純好奇還是另有所圖?

  一位消費者在社交媒體上分享的使用體驗頗具有代表性——“這玩意兒,全方位吊打各種電競椅!坐著舒適,能電動行駛,還能放平當床用,送小桌板,送防褥瘡墊,送電動按摩坐墊,性價比極高。堅固耐用,質保超長,便于維修,可以用很多年。”

  京東健康給中新財經提供的資料顯示,因電動輪椅的智能化和便捷操作,已經延伸出多種細分的應用場景,例如有帶有坐便器的、可語音播報的,甚至有雙人可折疊的。

  在電商平台上,部分電動輪椅以性能強大、爬坡能力強、減震好、滿足不同交通工具出行要求等賣點進行宣傳。據某款產品介紹,電動輪椅可以輕松應對一般的顛簸路況,還能爬上較矮的路肩。

  中新財經記者從一家售賣電動輪椅的商家了解到,電動輪椅屬于醫療器械,可以正常上路。一般輪椅車行駛速度為每小時1.2至6公里,可提供5檔速度隨意調節。其中最慢1.2公里每小時,相當于老人的散步速度;最快相當于正常人的小跑速度。

  與此同時,換裝大容量電池後,電動輪椅同樣能夠滿足消費者對更長通勤距離的需求。據上述商家介紹,更換電池後,最大續航里程可達25公里以上,甚至可達到60公里以上,僅在續航上,這已經媲美中高端的電單車。

  此外,還有網友稱,相比電動車,電動輪椅價格更便宜不說,還擁有各種“特權”,不用上牌,使用更方便,可在人行道行駛,也不用專門戴頭盔……

  一家輪椅銷售店內,不同品牌的電動輪椅琳瑯滿目。 中新財經 葛成 攝

“健康人”坐電動輪椅出行上路,違規嗎?

  隨著電動輪椅在社交媒體上走紅,肯定有消費者有疑問,坐電動輪椅能否出行?目前如何管理?開它上路是否違反交規?

  對此,中新財經記者致電北京交管12123獲得答復,“目前,納入交規管理的只有殘疾人機動輪椅車(俗稱殘摩),這類車主要以汽油作為燃料,需要進行登記。電動輪椅並不屬于交通工具,因此並不會按照機動車和非機動車進行管理。”

  雖然乘坐電動輪椅出行並不違規,但有觀點稱,應當打擊年輕人這一行為,因為影響了道路暢通,佔用了大量的公共資源,並不值得鼓勵。

  對此,北京市時代九和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閆兵告訴中新財經記者,電動輪椅設計初衷是服務殘疾人,但並沒有規定只有殘疾人才可以購買使用電動輪椅,實踐中,行動不便但尚未構成殘疾的老年人也是電動輪椅的主要使用群體,“如身體健康的人駕駛電動輪椅上路,目前只能從道德層面評價。”

  閆兵還稱,民事法律領域的一個基本原則是“法無禁止即可行”,所以身體健康的年輕人駕駛電動輪椅進入公共道路,或許可以從安全隱患及公共交通的運轉效率角度給予消極評價,但不應認定為違法。

標簽: 這屆年輕人盯上了電動輪椅